FC2ブログ

星空

小王子載著星星項鍊,配著水晶劍,開始尋找阿月的旅程。


玩文字的論調


就是口齒不清哪...太古語句炒著一堆有的沒的
真正的一盤散沙.....(笑)


基本上我好像是不斷替注定無法理想的東西找例證或解釋去prove它的可能性
同一時間, 因為人的生物準則及形而下的窗戶而覺得荒謬至極


看過一句說話:
幸福是什麽顔色?什麽形狀?
曾經證實過它的存在嗎?
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生都不可能得到。
它是水面殘破的月影,只能憧憬,只能絕望。


正是最後一句..說中我其中一張承認卻也懷疑的底牌
很愛一個人是愛他的靈魂? 還是表相?
表相壞掉或者真實抵現, 你還敢去回頭, 還敢再愛嗎? 你明白愛過的是什麼東西嗎?
還是說, 你保證絕對不會被眼睛所見的影響...?!!
如果還沖口而出說愛那個人, 只是同情...長久了便是習慣


底牌不要翻, 真實別去掘
因為人很真實, 太真實了, 不適合愛, 那只會造成終極的美麗幻覺, 荒謬的記憶切片
因為那是不可承受的境象吧?


形而上? 形而下? 就是這般予盾..


還是別說下去了....好像逐一顯出自己有多冰冷一樣
聽聽算了啊...這裡, 應該沒有會被驚嚇的人吧~
如果某天把這些意念寫個故事似乎不錯的樣子
我這般的人, 生活中還是別去求知的好...否則下場一定悽慘....(什麼? 我在予盾?...哪有啊....)


突然想起今天Pure Maths課學的Continuity中一個discontinues function的三種情況:
1. Left hand limit 和right hand limit的終極點不同
2. Left hand limit 或right hand limit其中一個向對方無限伸延, 卻永遠達不到那個終極點
3. Left hand limit 和right hand limit的終極點一樣, 但是那點穿了洞, 或者說永遠不存在


可是呀, 掩蓋著那個很小的部分, 還是一條像continues的function呢 (改了左右的終極點也更可以名正言順地continues)


好深奧的純數慨念....你竟然明白我有說什麼??? (皮笑肉不笑狀)


P.S. 基本上我有時要站在牛角尖來說出似是而非的話才不會太沉溺袞傷在某些令自己氣惱的矯情東西上.....(又在玩文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Comment -

   

- Trackback -

Trackback URL

Template by †differ†
Cause Material by †FY†



copyright © 2005 星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