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星空

小王子載著星星項鍊,配著水晶劍,開始尋找阿月的旅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賞

近年已經愈來愈少看到心神為之一震的耽美系小說,不是說寫得好的沒有,而是在於「罕有」二字,我並不很喜歡純愛的文章,但非常喜歡把主角之間的愛放到二線或副線來描述的故事(或者看似如此),只可惜耽美系往往寫得跟言情小說一樣,之於主線,則希望那是講述一個時代一段歷史或者是那些罕有的在現實裡我們難以接觸到的人事物等等,最後個人的小愛好就更希望這是一篇耽美文(要求真多…),這次要推薦的文自然都達到要求了,讓我找到這篇文實在太高興了。

《世界之灰》,作者是Dome,完整看在
這裡,作者的blog在這裡(有番外)。

這文之所以特別,之一是它的大氣磅礡,彷彿故事真實存在,背境是十五世紀意志面臨宗教改革的動盪時期,其實史實描述很少,但看得出作者考據的嚴謹,語言跟字句彷彿就跟那個時期完美結合,讓人覺得是有血有肉般的存在;之二是它的題材,主角的設定分別是舊世界(公教)的主教,和顛覆公教的新教革命士,這文真是整個勾起我的教士控,特別的設定尤其需要能說服人的內容,而這文實在做到甚至超過期待了;之三,整篇濃罩著的宿命感,這種宿命感來自對信仰和真理的追尋,或反之是對愛的渴求,非常深沉,另外因為主角和背境的關係文中理所當然地引經據典用很棒(更重要那不是常見的那幾句),它也並不像其他描寫神父牧師的文那樣膚淺,這故事中的教士們的確實在地透露出他們理應擁有的這個職業的氣息和特質,或許應該說我對這個職業的小愛好惡趣味跟作者如出一轍,所以我才看得萌到不行呀(爆);之四,文筆,作者的功力值得一讚,充滿歐洲文學的氣息,流露著田園般的童話味道,我想作者一定看過不少當代名著。

它已經完結,而且不是悲劇,想深一層也必不是喜劇,但至少主角二人最後終於結伴同行了。

看罷後感觸很深,或許由始至終我跟Christianity的接觸比任何其他宗教都要多,一直覺得美學在於上帝來說,總是背道而馳,儘管它總是被拿來讚美上帝……加上若要我這個頑劣有罪的人完全信服因信稱義這件事實在有點難,或許這也是因為我的傲慢——太難相信人類的罪可以這麼輕易得救——和予盾——這的確是唯一一個宗教這麼宣揚愛並且建立在愛上面,但是人本身的予盾和猜疑一直在扭曲它,或許比之亞瑟的根本不信神來說更絕望因為我沒自己所想的那麼相信愛……而愛這件事,除了讓人從死裡重生,卻必定附帶殘酷,只是人總要追尋它,因為沒有愛,靈魂必絕哪……就像維爾納的愛那樣讓人著迷和無限感動,所以我相信亞瑟可以重生,這是一個好故事。

(想來想去,還是節選最後的這段,因為覺得故事能走到這裡,實在太好了,感謝作者寫出這個好故事,而世界之灰這麼沉重的名字終於可以放下,即便是經歷過死亡和崩潰,但是最後還有愛,就還有重生的機會,愛是恆久忍耐——才會開出這麼美的花……)


「我沒見他。」卡爾洛夫回答。
他點了點頭,凝視著從樹根邊冒出的酢漿草。「不過,我看到了他的花圃。……很美。」
「很美……」卡爾洛夫喃喃重複道。
「我從來不知道,他會種出那麼多美麗的花。」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他到那裏才開始嘗試的。」
「那麼你呢?換作你,你會嘗試什麼?」
「……我不知道。」
「你總會知道的。」
「維爾納。」
「嗯?」
「你願意愛我,真是太好了……」
「……這句話,你剛才已經說過一遍了。」
「如果不是你,也許我不會對世界有所留戀的。」
「那麼,現在我要你學會留戀這個世界,無論有沒有我。」
「你太殘忍了。」
「是啊。」萊涅低聲說,「殘忍也是我的使命。迫使你活下去,也是我的使命。」
「你迫使我活下去,看著世界從我身邊溜走。」
他沉默了一會兒。
「……你現在還那麼認為嗎?」


他們都不再說話了。夕陽正在沉下去。大片麥田的盡頭,是連綿的群山,最後一點金色正從那兒消逝。從地平線上逐漸升起的,是大海般晶瑩的深藍,像霧氣一樣覆蓋了他們。如此輕柔,如此遼闊,把這世界的一切聲音,和諧的和喧囂的聲音,都收進了她的懷抱中。


卡爾洛夫慢慢地把頭靠在他肩上。萊涅感到那裏微微地溫熱起來,有什麼東西沾濕了他的肩頭。他側過臉,在最後一點光線中,看到他在流淚。萊涅長出了一口氣,閉上眼睛。


現在,他終於可以哭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Comment -

   

- Trackback -

Trackback URL

Template by †differ†
Cause Material by †FY†



copyright © 2005 星空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